"你要许什么愿啊?告诉我!"

小编:哦,把你这个小坏蛋忘了,祝你学习进步,健康成长吧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反正祝大家一切都好吧!东东一干而尽。 大家都站了起来,碰杯,喝酒。 你看流星干什么啊?

  "哦,把你这个小坏蛋忘了,祝你……学习进步,健康成长吧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反正祝大家一切都好吧!"东东一干而尽。
  大家都站了起来,碰杯,喝酒。
 
  "你看流星干什么啊?"
  "许愿啊!"
  "你要许什么愿啊?告诉我!"
  "不能说的,说了就不灵了!"
  "你还说你长大了,这都是骗小孩儿的。"
  "那……那我现在就是个小孩儿,待会儿我许愿把你也变成小孩儿。"
  文忽然指着天空,高兴地叫起来:"快看!你看见了吗?"
  "看见了!好漂亮啊!"默默目光闪烁,兴奋得直跳。
  静静的乌镇,深夜里,两个人相互依偎,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流星雨,文欢呼着,赞美着,默默却闭上了眼睛,深情地祈祷--
  我要感谢上天,把我深爱的男人留在了我的身边……
  人生百年,命运万千,造化的力量真是不由人不感叹良深。这世界上,每天有多少人分分合合聚散依依,每天又有多少人由爱生恨物我两空!感情上的事情,当真是剪不断理还乱,不一定有来由,也不一定有结局。
  那么,究竟什么才是生活的真面目呢?人生在世,究竟为什么而活呢?多少人在问询,多少人在祈求,多少人在失落,多少人在遗忘,多少人在挥霍,又有多少人从梦中醒来……
  齐叔最近越来越睡不好,一方面为文和默默感到高兴,一方面却愈加思念起莹姐来。他甚至奇怪这么多年过去了,自己的内心为何如此地不平静?索性将书院里的工作交给文和默默去干,自己每日里专心等着邮递员阿强送来远方的消息。
  一天又一天,一次又一次,齐叔依然没有等到莹姐的片言只语,不免有些着急。
  阿强于是打趣道:"老爷子,您在等谁的信啊?以前总是方文在等,现在改成您了,你们爷儿俩可真有意思!"
  齐叔也不说话,看着阿强骑车远去,自己又背着双手回到楼上自己房间里。
  捧着热气腾腾的茶杯,想来想去,齐叔不愿意给莹姐打电话,怕电话里自己一紧张无话可说,就下定决心提笔写信--
  ……许久没有你的音信,很想知道你的近况。今天一早我忽然觉得自己老了,身体愈发不好,这人一老就会更加思念故人,我想请你能够回来一趟,回到乌镇来看看……
4.孤独的鱼
  至于林劲,则一直暗中留心着默默近来的举动,他觉得反常,可是又不敢肯定,实在憋不住了,就趁着中午带游客参观时,风风火火跑去蓝印花布作坊找妻子秀聊天。
  "哎,老婆,你说默默是不是跟方文谈恋爱呢?"
  秀瞪了丈夫一眼:"你别老瞎猜!回头又惹得大家不高兴!"
  "我不是瞎猜,你听我给你分析啊!我觉得默默这两个礼拜有点儿不对劲。昨天她还跟我说,她要在书院上班呢。方文呢,这些日子也不对劲,除了他考上大学那一年,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高兴过。还有……"
  "我才不听你说呢,成天瞎猜!"
  "哎呀老婆!你怎能不听我说话啊?告诉你,这回我真的不是瞎猜,绝对的,要不你去问问默默?"
  "我知道你希望把默默嫁给方文,我也觉得他们挺般配,可你别忘了上回,看看再说吧!"
  "这次感觉跟上回不一样,要不我去问问……我现在就去!"劲一冲动,说了便走。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1georgi.com/huanyayuleqijiantingxiazai/2018/0516/7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